痛心!广州地陷失联湖南父子遗体找到,41天救援发生了什么?

发布时间:2020-01-12 聚合阅读:湖南 遗体 广州 痛心 救援 父子
原标题:痛心!广州地陷失联湖南父子遗体找到,41天救援发生了什么?昨天下午,广州市政府通报了广州地铁塌陷事故的最新进展,从2019年12月1日事故发生后,广州各...

原标题:痛心!广州地陷失联湖南父子遗体找到,41天救援发生了什么?

昨天下午,广州市政府通报了广州地铁塌陷事故的最新进展,从2019年12月1日事故发生后,广州各部门全力开展搜救,2020年1月6日,搜寻人员发现了一名失联人员遗体, 1月10日,另外2名失联人员也被找到,不过均已遇难。

2019年12月1日上午9时,广州市广州大道北与禺东西路交界处出现地面塌陷,事发路段为广州地铁十一号线沙河站施工区域,一辆清污车和一部电动单车掉入塌陷区域,造成3人失联。

此前报道,经警方调查,12月1日在广州大道与禺东西路交界处发生的道路坍塌事故中,有3人坠入塌陷区,其中 2人已经被查明为石姓父子,是湖南邵阳市新邵县人,另1人为男子罗某,53岁,湖南省耒阳市人

为了让公众了解广州大道地铁塌陷及救援工作的最新情况,1月11日17时40分,广州市新闻办针对此事召开了第四次新闻通气会。在新闻通气会召开之前,全体人员起立默哀。

1月10日找到的两位遇难者,为石姓父子。

历时41天的救援都发生了什么?

“罗姓遇难者遗体在地下21米找到,石姓父子遗体在在地下25米找到。”

中国中铁广州轨道交通工程指挥部副总工程师谭小春:

“经连续24小时不间断搜寻,2020年1月6日凌晨,搜寻人员在搜寻区域地下21米处搜寻到了罗姓失联人员遗体;1月10日凌晨,搜寻人员在搜寻区域地下25米处发现失联的石姓父子遗体。公安部门均做了身份确认。相关情况也已通知遇难者家属。”

搜寻工作面临的复杂情况

此次搜寻工作面临着极其复杂的情况。

第一,在发生首次塌陷后,短时间内塌陷范围不断扩大导致施救行动多次受阻。根据专家组意见,当时塌陷区域边坡最大坡度超过70度,如果不立即加固,将危及周边高架桥等建筑物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。因此,现场采取了加固边坡措施,防止塌方范围进一步扩大,为搜寻工作创造条件。

第二,塌陷区域地质条件极为复杂,地下水丰富,地下水位高,抢险搜寻中还要同时进行流沙层的处理。经过专家组反复论证,进一步优化搜寻方案,增加地下咬合桩围护结构,形成救援基坑,扩大搜寻范围。现场共施工了54根咬合桩,下挖过程中设置了四道混凝土支撑。

第三,抢险搜寻基坑西侧紧邻广州大道高架桥,东侧紧靠禺东西路口沙河涌公路桥,周边建(构)筑物密集。搜寻过程中,在周边布设了超过100个监测点,进行24小时不间断监测,并采取措施确保周边建(构)筑物安全。第四,搜寻基坑周边涉及地下管线众多,主要有直径1.65米的污水管、220千伏和10千伏的高压电缆、直径1.2米的自来水管、直径0.3米的燃气管、16孔的通信管道等,搜寻中需对地下大量管线进行迁改、监测和保护,以确保不发生次生灾害,为扩大搜寻范围创造条件,并减少对周边市民生活的影响。

下一阶段重点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,第一,持续开展家属安抚、善后工作。第二,采取措施尽快恢复交通和周边生产生活秩序。第三,配合相关部门开展事故调査工作。

广州市“12·1”塌陷事故调查进展如何?

“调查组共计询问事故相关人员107人次”

广州市应急管理局副局长罗传亮:“事故发生后,市应急管理局迅速启动生产安全事故调查程序,根据有关程序和规定,经市政府批复同意,迅速成立了广州市“12·1”塌陷事故调查组。调查组由市应急管理局牵头,市纪委监察委、公安局、交通运输局、住建局、规划和自然资源局、总工会有关同志参加,并聘请岩土、结构、水文、地质、爆破、安全工程等方面的7名专家协助事故调查工作。”

事发以来,调查组共计询问事故相关人员107人次,收集固定各类证据700余份。专家组对地下岩层、水量、水质等环境因素开展10余项专项检验和验证。为深入查清事实依据,事故调查组目前仍在通过反复现场勘查、检测鉴定调阅资料、人员询问和专家论证等必要调查手段,进行事故调查。

接下来,调查组将坚持“科学严谨、依法依规、实事求是、注重实效”的原则,强化现场勘察、调查取证、检测鉴定、专家论证和问询取证工作,认真细致查清事故情况,深入客观分析事故原因,依法依规提出处理建议,追根溯源总结事故教训,举一反三提出防范措施,在法定时限内完成事故调查,并将事故调查报告全文向社会公开。

来源:综合 央视新闻、南方+、梨视频